报名 搜索 导航

首页 - CSC春城杯 - 内容

第七届“春城杯”随想


        “手风琴对我们这代人是一种情怀”~~“春城杯“二、三事。
       第七届“春城杯”落下帷幕已半月有余,该赛亊作为全国唯一一个没有企业赞助和政府投入的键盘类乐器综合比赛,它能坚持十四年实属不易。主办方如果没有对艺术执着追求的精神和弘扬民族文化的坚定信念,试想它能坚持十四年吗?
       “春城杯”虽然只是一个立足西部、幅盖全国的赛事,参赛参演人数虽已过千余人次,但手风琴选手却只有四百余人次,远未达到深圳的二千余人次和天津、山西的千余人次,但它在力推中国作品、讲好中国故事上下足了功夫,这正是我们要努力践行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核心。章程规定,手风琴、钢琴、电子管风琴各组参赛选手必须演奏一首中国作品,手风琴职业组选手必须演奏一首李遇秋先生的作品。一个远在西南边陲的“春城杯”能倡导演奏中国作品,这难到不值得我们业内人事三思吗?
          更值得我们高兴的是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许笑男创作改编的独奏《云南随想》、四重奏《长街宴》在开幕式上的成功首演以及引起的巨大的反响,《云南随想》取材于云南民歌《猜调〉,该作品通过丰富的和声织体和调性变化,应用了手风琴独特的丰满音色和风箱枝巧,现代而不怪异,时尚且立足于传统,彰显了许笑男扎实的作曲功底,我个人期待他能成为未来中国的祖宾斯基、佐罗塔耶夫;而《长街宴》是许笑男应陈忠之邀根据云南省原省长徐荣凯作词、云南著名作曲家万里作曲的同名歌曲创作的手风琴四重奏,该曲旋律优美流畅,层次变化丰富,四架手风琴配合巧妙,是一部可以流传的好作品,难怪万里先生对该作品二度创作赞赏有加。
最后回到文章标题,它出自陈忠女儿~~一位17岁高二少年之口,闭幕式她临时客串主持人,她说:“手风琴这件乐器对于台下很多90后、00后或许已显陌生,但手风琴对我父亲那辈人和我爷爷那辈人来说,它决不仅仅是一件乐器,它更多的是一种情怀!”
情怀~~这是我这个夏天听到最温暖人心的两个字,而手风琴对年轻人又应该是什么呢?     


                                                                               陈军写于川音